首 頁 國內新聞 江西新聞 運城新聞 財經 政務 基層 科技 體育
    網站首頁 >> 運城新聞 >>當前頁

    作者:趙黎昀 劉凡 見習記者:李師勝

    5月23日,南陽日報《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市委書記點贊!》在網上引起熱議,報道稱水氫發動機在南陽正式下線,這意味著車載水可以實時制取氫氣,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南陽市委書記到項目現場辦公,為其點贊。一石激起千層浪,這是科學還是商業噱頭?有網友直接說化學白學了。

    24日,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趕到位于臥龍區中州西路上的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該公司廠房由保安嚴防死守,廠區廠房較為老舊,而且并非自有。

    現場直擊:保安員工嚴守,廠房“借居”南陽二機
    ▲▲▲

    5月24日下午2點左右,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趕至青年汽車在南陽生產水氫發動機的工廠,位于臥龍區中州西路上的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

    該廠區之前是可以直接進入的,但在24日輿論發酵后,保安把守著門口,不讓媒體記者進入。記者繞道從一個小門進入了廠區,發現該廠區比較老舊,墻體為紅色磚墻,門窗大都比較久遠,玻璃多處破碎。

    記者了解到,該出原為南陽二機廠,廠區內目前被多家企業租借,洛特斯也“借居”其中。在南陽市委書記曾現場辦公的廠房門口,洛特斯多名員工把守,禁止記者進入。從外面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汽車的框架。

    當記者問公司生產的氫能源車是否加水就可以行駛時,一名員工回應到,“我們只是做新能源車加工的,如果想了解情況,到另外一座樓上,那邊有研發和技術部門。”不過,記者轉了好幾圈都沒有找到員工所稱的技術部門所在地。當記者提出試乘的要求時,員工說市區道路上已有氫能源車,記者可以到道路上試乘。

    有意思的是,5月24日,南陽市工信局相關負責人回復媒體記者稱,目前該項目仍處于研發人員的驗證階段,并未正式生產,也未經過工信等相關部門的驗收。報道所謂水氫發動機下線用詞不當。

    在廠區內部,有一個小門貼著洛特斯的牌子,但大門緊閉,里面的人想出來都難。有一個大姐試圖想出來,但看到記者在外面,又繞路走了。

    另外,記者在廠區內見到了多名穿有洛特斯標識工作服的員工。一名附近旅社的老板稱,龐青年從南方帶來了大約200名員工,因為沒有宿舍,就租住在廠區附近的酒店。

    一位同來采訪的媒體同行稱,南陽二機廠只是洛特斯的一個廠區,在高新區另有廠區,在2018年7月份投產,但未有車輛下線。

    截止到5月24日下午6時,記者多次撥打洛特斯的實控人龐青年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記者還輾轉聯系南陽市工信局、市委宣傳部、高新區管委會,雖然電話可以打通,但一直無人接聽。

    南陽市花8000萬買了72輛氫能源車
    ▲▲▲

    在南陽市區道路上,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見到了印有“氫能源車”“青年”字樣的公交車,車輛為藍色,頂部凸起。這也是洛特斯員工讓記者試乘的車輛。

    今年年初,南陽市政府從南陽洛特斯采購了72輛型號為JNP6103BFCEV氫能源公交車。4月20日前必須交車。按照南陽市在采購公示中表示,為服務“南陽2019月季洲際大會”,需向南陽洛特斯公司采購72輛公交車。其理由是:目前在鄭州、張家港、大同、佛山等地采購的其他品牌客車(宇通、中通、福田),10米級的氫能客車銷售價格基本上都在220萬/臺左右(不包括國家補貼),青年氫能公交客車只有120萬元,價格優廉節省采購成本。

    洛特斯為南陽市政府和浙江金華青年汽車集團共同投資80億元合資組建的客車生產企業。據南陽市官方介紹,青年汽車在南陽市的氫能源整車項目首期投資81.63億元,用地1000畝,預計2020年建成投產。項目達產后預計銷售收入達300億元,利稅超百億,增加1000多個就業崗位。

    該項目中,南陽市政府平臺出資40億元,南陽市高新區招商局一位副局長答復媒體記者稱,該項目通過政府招商進駐南陽,沒有政府補貼。

    天眼查顯示,南陽洛特斯公司注冊資本2億元,法人代表、董事長為何雅琪。公司股東包括金華市青動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與南陽高新區投資有限公司,前者持股51%,認繳金額1.02億元,出資后者持股49%,認繳金額9800萬元。青動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兩大股東分別是何雅琪與龐博尹,二人共同持有該公司95%的股權。而龐博尹與龐浩亮均為青年汽車集團董事長龐青年的子女,何雅琪則是龐浩亮的妻子。

    水制氫可行嗎?經濟上不可行
    ▲▲▲

    一般來說,氫能利用有制氫、儲氫、加氫、用氫四個環節。就制氫來說,有多條技術路線。在南陽日報的報道中,并沒有說明水氫發動機的具體原理。但在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車在浙江金華總部宣布公司生產出了全球首輛水氫燃料汽車,加水就可以跑,車內特殊的轉換設置可以將水轉換成為氫氣,通過氫燃料電池轉換為電能,最大秘密就是一種特殊催化劑,在這種特殊催化劑的作用下,才能將水轉換成氫氣,最終實現“青年水氫燃料車”在不加油不充電只加水的狀態下,續航里程超過500公里,轎車續航里程可達1000公里。

    這種秘密的催化劑真的靠譜嗎?

    鄭州大學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教授李保軍專門研究能源催化,李保軍乍看到新聞時,感覺這是一二十年前的滑稽新聞。“從原理上來講,以水為原料,催化劑制氫是科學的。一氧化碳和水反應會生成氫,甲醇和水反應也會生成氫氣,但這兩種方式后期提純工藝成本很高。”


    李保軍特別介紹了用硼氫化合物與水反應來生成氫氣,制成氫氣后通過氫燃料電池帶動汽車前行,但當前穩定性不高,就實驗用來說,可以讓一輛汽車跑一段時間。尤其是其經濟成本超高。李保軍試驗用的硼氫化合物為氨硼烷,50克價值約800元,照此算來,每公斤16000元。以氨硼烷和水質量比為1:2配置成重量為100公斤的水溶液,能達到同質量汽油行駛里程。



    如此昂貴的價格,顯然只是停留在實驗室階段。

    也有人認為通過電解水制氫也是一條路途,不過其經濟成本并不低。目前電解水制氫能效為40%,也就是1度電制成的氫氣所含能量只有1度電的40%,而且氫氣還要通過氫燃料電池再次轉換為動力,能效在60%-70%之間。整體轉換下來,1度電最終轉換的能量不足三成。現今階段,電解水制氫技術的產業化在國內并不成熟。

    氫能源車電動車,誰才是未來?
    ▲▲▲

    濰柴近些年發力氫能源領域,規劃投資500億元建新能源產業園。日前,控股集團黨委書記、常務副總經理徐宏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公司就是通過利用了淄博一家化工廠的廢氫作為氫氣來源,生產的公交車已經在濰坊市區55路、65路共30臺車上使用,還有兩座城市的公交部門有意向使用該公司生產的氫能源車。另外,為了解決加氫的問題,還在濰坊建設了一座固定的加氫站,還有一個流動的加氫站。

    但是新能源車的技術路線應該是氫能源還是電動能源在業界存有爭議。李保軍教授認為,雖然目前氫能源的技術水平有待提高,但這是未來新能源的主要方向,因為有質量輕、更環保的優勢。而電動汽車則因為車身較重、后期電池環保隱憂、安全等問題,可能會在一些特定場景使用。

    一名深耕電動車領域的上市企業負責人則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自己深信電動車才是未來的方向。氫能源無法解決其能效的問題,而且其提純、制氫技術也很不成熟。尤其是,如果未來要向氫能源汽車方向發展,要耗費大量的資本重建制氫、加氫的基礎設施。

    氫燃料概念股再起舞
    ▲▲▲

    南陽“水燃發動機”的報道引發了廣泛的質疑,卻令此前備受關注的氫燃料電池概念再度成為關注的焦點。5月24日,沉寂了幾天的燃料電池概念再度起舞。截至5月24日收盤,Wind數據顯示,燃料電池指數上漲1.57%,厚普股份、深冷股份、蠡湖股份、亞星客車等個股漲停,科力遠上漲6.4%,中泰股份、中通客車大漲逾4%。

    消息面上,氫燃料電池今年以來不斷升溫。尤其是自今年兩會“推動氫設施建設”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后,多年引而不發的氫能與燃料電池行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上市公司也紛紛加速布局,氫燃料電池板塊不斷擴容。Wind數據的燃料電池概念股從年初的20多家增加至56家。

    就氫燃料電池產業鏈而言,我國燃料電池已經在上中下游形成了比較完整的產業鏈,無論是制氫、儲運氫、加氫站,還是電堆材料、電堆及系統,以及氫能裝備等都有不少公司布局。既有外圍的基礎設施保障,如厚普股份提供加氫服務,富瑞特裝的儲氫服務,也有電池的關鍵零部件生產如膜電極等,還有電池集成系統的制造等。在應用領域也有上汽集團、長安集團等傳統汽車廠商積極參與。氫燃料產業鏈的A股已經初長成。

    但在一些關鍵技術領域,我國氫燃料電池的商業化仍需要克服許多障礙。例如此次南陽水氫發動機事件中,青年汽車提到的“催化劑”。事實上,當前我國相關知識產權一直掌握在西方少數發達國家手中,催化劑核心材料長期依賴進口的高成本現狀,制約了我國氫能產業的自主發展。

    有專家指出,此次提到的“水燃發動機”,本質上其實是氫燃料電池系統,這也是氫燃料電池車的動力的核心。證券時報·e公司注意到,就氫燃料電池系統而言,又可細分為燃料電池電堆及輔助系統。而電池電堆又包含了雙極板、膜電極、密封件等等多個部分。

    就此次備受關注的制氫而言,目前包括工業尾氣制氫、化工原料制氫、石化原料制氫、電解水制氫和新型制氫方法等。其中天然氣對應的石化制氫和醇類對應的化工原料制氫,因為具有成本優勢,在制氫體系中占比最高,也能夠實現大規模制氫。而采用電解水制氫的應用還很少,主要因為我國的技術還不太成熟,電解水制氫的效率很低,同時也使得電解水制氫的成本居高不下。因此,雖然行業普遍認為,電解水制氫是最清潔、最可持續的制氫方法,但在我國目前還較難實現電解水制氫的大規模應用。相比而言,日本由于制氫技術比較發達,因此電解水制氫的產能占總制氫產能的63%。因此不少行業專家建議發展電解水制氫應向日本學習,目前我國電解水制氫尚不具備產業化條件。

    來源:e公司官微(ID:lianhuacaijing)

    本文永久鏈接:http://www.tissemaille.com/ycxw/contents/15505005.htm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22彩票